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1953阅读
  • 0回复

[闲话虹桥]陈年判决书上一个不起眼的名字成寻亲关键 失散29年的母子终于团聚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89
金币
1110
威望
0
打卡
连续1天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发表于: 2020-10-17

29年以来,多少个夜晚,朱彩娟都在想象自己孩子长大后的模样,想着想着,泪湿枕巾。

她的手头只有一份不知真假的陈年判决书,唯一知情的人说,判决书上被判刑的人可能知道她儿子的下落。可她寻子多年,一无所获。

令她没想到的是,判决书上一个不起眼的名字“检察员张培献”,成了她圆梦的希望。在她的求助下,张培献通过多方努力,成功帮她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。

10月15日,在多方努力下,这对离散29年的母子在乐清市检察院会议室再次见面,期盼、激动、泪水和笑容,这些真情实感终于完全融合在了一起……续写母子情缘。

一通电话 求助寻子

今年8月底,乐清市检察院柳市检察室主任张培献接到陌生来电。电话那头,一名女子用急切的语气问他:“张检察官,你还记得1992年5月9日宣判的一起拐卖儿童案吗?”

这通电话,牵扯到一桩20多年前的往事。来电女子叫朱彩娟,今年60多岁,台州仙居人。命运多舛的她结婚没多久,丈夫就去世了。随后另嫁他人,日子过得十分艰苦。

1991年,朱彩娟产下一名男婴,胖嘟嘟的,很可爱。朱彩娟给孩子取名“丁丁”。这原本是一件喜事,丈夫却苦不堪言。“他说家里欠钱,没钱养这孩子,能否先放别人家中养一段时间。”朱彩娟回忆道,后来丈夫不顾其反对,将孩子交给当地一名张姓的村民,嘱咐他帮孩子找个好人家。

自孩子被抱走后,朱彩娟终日活在自责里,一直有找回孩子的念头。“后来我丈夫也后悔了,想把孩子要回来。”朱彩娟说,每年,他们都去张姓村民家中打听孩子的下落,可对方一直以“领养家庭条件优越,他生活得很好”“对方不希望你去打扰”等话打发他们。她也尝试在家附近寻找,听到哪里有人领养过孩子,都偷偷跑过去看,是不是自己的孩子。可人海茫茫,想找到哪这么容易!

2006年,朱彩娟的丈夫病重,时日无多,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回孩子。临终前,朱彩娟对他说:“世间什么药都有,就是没有后悔药。你放心,我一定找回我们的孩子。”

5年前,难以忍受思念之苦的朱彩娟,再一次找张姓村民。这次她的态度很强硬,一定要对方说出真相。无奈之下,张姓村民拿出了一张老旧的判决书,对她说:“你的孩子被这几个人卖掉了,你要找,就找他们。”

寻找多年 一无所获

这张由原乐清县人民法院出具的判决书,标注日期是1992年5月9日,写明项某通过欺骗手段,骗得一名男婴,并转卖应某、盛某二人,而二人在1991年12月6日到乐清准备贩卖男婴时,被警方抓捕归案,三人因此获刑。

看着这份判决书,朱彩娟半信半疑,她曾到多地寻找上述三人,可对方不是去世了,就是联系不上。她一直怀疑判决书的真实性,没过多久,连张姓村民都去世了,线索全部中断。

而后,朱彩娟通过网络寻亲、求助浙江十指连心寻亲群等民间组织,到仙居当地派出所求助,到当地档案局调查,想尽一切办法,却一无所获。

今年8月,朱彩娟再次翻出这份陈年的判决书,打算联系乐清市法院,想寻找此案审判长咨询,可电话未能接通。无意中,判决书里的一个名字引起了她的注意——“乐清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指派代检察员张培献出庭支持公诉”。她又拿起手机拨打114,寻找到了这名检察官的联系方式。好在这一次她找对人了。

故事讲到最后,朱彩娟对张培献哭诉:“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,一定要帮帮我!”

多方助力 寻亲成功

尘封20多年的旧案,张培献一直没能想起来,虽然案子是由他出庭公诉,可经办检察官却是他人。面对朱彩娟的求助,他决定帮这个忙,接过了寻亲的接力棒。

张培献先到档案室提取当年相关案件卷宗,可卷宗上并未写明被拐的孩子最终去向。而卷宗上所涉及的经办人员,不是去世就是退休,唯一在任的经办人也回忆不起案件的信息。调查一时陷入瓶颈。

9月11日,张培献联系法院调取了公安侦查卷宗,审查卷宗发现一名熟识的公安经办人,他立即将此事告诉对方。时隔多年,该经办人也记不起案件信息,但据他回忆孩子应当是登报寻亲无果后,被大荆一户人家合法领养。

随后,张培献与该经办人开始对孩子的下落进行调查。通过不懈努力,他们终于找到了领养人家属并进行谈话。原来,孩子现名叫小新(化名),今年29岁,家住大荆镇。

在乐清市检察院检察官的组织下,朱彩娟和小新分别提取了DNA进行比对。10月13日,好消息传来,由浙江迪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显示,支持朱彩娟是小新的生物学母亲。

得知消息的那个晚上,朱彩娟彻夜难眠,她恨不得马上飞到亲生儿子身边。20多年来,她不断地想象孩子长大的模样。那小新在哪儿呢?“我之前在柳市交警部门工作,后来自己创业去了杭州,目前生意蛮不错的。”小新说,就在10月1日,他刚和女友订完婚。

母子相认 重拾亲情

10月15日上午,小新乘坐动车回到乐清,和朱彩娟相认。一大早,朱彩娟就从仙居赶到乐清市检察院。在会议室等待时,她焦急不安又显得兴奋难耐,29年来,她一直盼望这一天到来。

等到一个高高瘦瘦又十分帅气的男孩出现时,她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。她上前握住男孩的手,又让对方站起来,看看耳朵、眼睛,寻找当年脑海里对孩子的记忆。“孩子长大了,变帅了,有些认不出来,但跟他爸爸很像。”朱彩娟虽然脸带微笑,可眼里却含着泪花。

此时的小新,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身世。面对这位熟悉却又陌生的母亲,他显得十分羞涩,也有太多的问题想问。朱彩娟不断诉说自己当年寻找孩子的辛苦经历及思念之情。“整整29年了,太感谢你们抚养我的孩子,把他养育成人,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。”说这话时,朱彩娟一把抱住小新的养母,手里还紧紧拉着儿子的手。这只手,这位母亲已经舍不得放开了。

这一刻,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朱彩娟还记得,能够成功找到亲生儿子,离不开张培献等人帮助。她拿出准备已久的锦旗送给张培献等人,激动地说:“感谢你们辛勤寻找我儿子的下落,亲人能相聚是你们的功劳。”

此时的会议室,早已是一家团聚的幸福氛围。朱彩娟和儿子以及他的养母还约定,平时多联系多走动,重新拾回失去29年的亲情……

 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