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1452阅读
  • 1回复

温州首个个体客运户瞿祥光,是虹桥东街村人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7711
金币
9313
威望
1
打卡
今日未打卡
圆梦新时代 改革再出发
乐清日报推出大型系列报道
《乐清改革开放四十周年》
本期关注

书被催成墨未干——记温州首个个体客运户瞿祥光
1984年,虹桥镇东街村人瞿祥光等人筹资3.8万元,几经周折在江西上饶购入一辆45座的“东风”牌客车,申请登记成为温州首个个体客运户。


1989年,瞿祥光因身体严重透支,只得将车子转卖,退出了营运市场,回到了村里。


这位当初第一个吃螃蟹的好汉,近日向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回忆了当年的一路风尘。


瞿祥光对于自己能成为温州市第一个上个体客运车辆牌照的荣誉,自然是很高兴的,他说自己当时就知道了这个情况。对于记不确切车牌号,他说:“当时我们对车牌号的选择没有现在这么讲究,有牌照就行。”不过作为温州个体客运第一人,瞿祥光的理想并没有彻底实现。


瞿祥光从事个体客运持续了五年时间,这是忙忙碌碌的五年,也是见证时代变迁的五年。



1984年,虹桥镇东街村人瞿祥光筹资3.8万元,几经周折在江西上饶购买了一辆45座的“东风”牌客车,同时申请登记成为个体客运户。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此举竟让他成为温州市首个个体客运户,得以在各种志书里记上一笔。


如今34年过去了,瞿祥光这位当年第一个吃螃蟹的好汉,现在特别的低调,经过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的多次联系,这位长相和演员六小龄童酷似的个体客运第一人,才答应接受采访。


近日,70岁的瞿祥光带领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寻访旧迹,回忆往事。在他缓缓打开的话匣子里,当年的一路风尘仆仆也渐次展现在大家眼前。



  瞿祥光在介绍客运历史。曾盼 摄



开上自己的车是唯一理想

瞿祥光毫不讳言当年搞运输就是为了改善生活。瞿祥光家有兄弟姊妹7个,他是家中老大,早早出来赚钱补贴家用是应尽之分。相对其他人而言,他还是得了天时地利人和。他是虹桥镇东街村人,东街村大名鼎鼎,水陆交通方便,村民善于经商,著名的虹桥三、八集市发源于村内,是浙南地区主要的商业贸易中心之一,与柯桥、路桥并称“浙江三桥”。


东街村的村民以瞿姓居多,瞿祥光称得上东街村土生土长的原住民。1967年,19岁的瞿祥光因为头脑灵光、做事踏实被东街村的村干部慧眼识才,开始为东街村集体做事。他先后在抽水机房开过抽水机、在米厂碾过米,在孵坊喂过鸡和鸭,在纸板厂晒过纸板,这一做就是10年时间。


村办的纸板厂是瞿祥光人生的第一个转机。由于厂里的业务越做越大,时常接到省内外订单,在物流不发达的年代,买一辆拖拉机就成了他们的最好选择。在东街村为即将到来的拖拉机物色一名驾驶员的时候,年轻肯干的瞿祥光第一个举手参加。


到乐清县城经过集中学习培训后,1977年,29岁的瞿祥光当起了拖拉机驾驶员,开始一路奔波的运输生涯。他从虹桥出发,多次跑江西、上海、杭州等地,哪里有需求,他的拖拉机就开到哪里。这份差事可以让他一个月领到60元的工资,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金额,加上出差还有补贴,他乐于出行。一个月时常有大半个月在车上。


那时的拖拉机马力小,时速只有20码,瞿祥光每一趟出行至少要花两天,去远的地方比如江西、上海等地,来回就要6天。“以前的公路非常狭小,又是砂石子路,加上山路崎岖,路况很不好,拖拉机很难驾驶,需要时刻警惕,吃睡都在车上。就拿上饶来说吧,到那里就要花上3天,沿途经过的丽水、玉山等地都比较颠簸、偏僻。”瞿祥光说,为了赶路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。


一路惊险,一路吃睡不好,一路灰尘,碰到车子出了故障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瞿祥光还自学会了基础的维修技能。几年在外奔波,他非常累。“如果开客车,就可以轻松点,选择干个体完全是生活所迫。”在走南闯北的同时,他嗅到改革开放下日益浓郁的商业气息,有意经营事业,他萌发了自己办客运的念头。



无意得来的温州第一人


1983年,瞿祥光感觉买车的时机成熟了,经过考虑谋划,瞿祥光拉朋友邵玉龙入股,准备买车。


首先想到的是政府,他们去了当时县里的计经委,有一位叫郑元远(音)的同志接待了他们。郑同志对他们的勇气赞赏有加,但又无奈地让他们回去等待,等什么时候有指标了再通知他们。


瞿祥光他们一听县里的公家单位都在排队等指标,知道这事还得自己想办法。他们又四处去找以前搞运输时的客户,东问询西打听,1984年,终于在江西上饶找到一辆45座“东风”牌客车。


这车要价3.8万元。从当时“万元户”的称呼才刚刚出现的阶段看,这笔钱款已经算得上一笔巨款。两位股东凑的钱不够,他们又从亲朋好友那里借了一部分,实在凑不齐了,只好在社会上借高利。


车子买来了,登记是个问题。瞿祥光给乐清县交通局打申请报告,被告知当时乐清没有审批权限,让他到温州看看。他又专程跑到温州,温州人说可以给他发放个体客车牌照,这下瞿祥光揪着的心放下了。


由于车子买得着急,瞿祥光的拖拉机驾照还没有培训增驾,他不能开自己的“东风”上路,他又找来侄子瞿纪云当驾驶员,载上股东和亲朋好友,一帮人浩浩荡荡到温州去领牌照。当时登记名字为“瞿祥光联户”,温州人都很感新奇,都羡慕地问他车子是怎么买到手的。


据《温州市交通志》记载,1984年4月,乐清虹桥的一辆小型客车领到了温州市发放的第一辆个体客车牌照。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成稿期间曾追问过车牌号,但温州车辆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说,档案已经销毁,无法确认。


对于一心创业的瞿祥光来说,当时的他根本没有那么强的档案意识。什么“温州第一人”,对他来说只是无关紧要的荣誉,因为客运开张后的大小事宜,足够他忙得脚不沾地了。那张刊登他是第一人的报纸,被他珍藏了若干年之后,也不见了。



五年奔忙的客货营运路

瞿祥光刚领到牌照的时候,整个社会百业待兴,走在风气之先的人,几乎是凭着感觉在走。不要说当时的职能部门没有给予他们政策指引,反而是他们的作为,让职能部门看到了市场的需求和导向。


当时他们搞营运,既不需要批路线,也不需要各种审批资格证。他们只要有辆上了牌照的车,有位拥有驾照的司机,就可以放心上路了,用瞿祥光的话说,是“想开哪里就开哪里”。经过考量,他们确定了“虹桥-港头”的往返路线,向每位乘客收费0.29元。


光鲜亮丽的客车开出来了,虹桥周边生意人为之振奋,大家排队坐车。在客车出现前,虹桥人想出去一趟并不容易,坐客车对大部分来人说是件奢侈的事。他们近的走路,远的坐拖拉机。有了客车,他们每天掐准时间,早早就等候。


“我们45座的车子,每次都坐了五六十人,虹桥车站一靠站,大家都蜂拥而来,抢着上车,就怕占不到位置。”瞿祥光说,等车子开回来至少得花三个小时。一天来回三四趟。车子每天6时开始开,18时停开。


瞿祥光的营运很快见到了效益,不到半年时间,他就把在社会上借的高利还清了,之后是还亲朋好友的的借款,不到两年的时间,车的投资赚回来了。


利润虽然可观,但是搞联运还是担着极高的风险。尤其是当时汽车的维修条件不够,路况差,乘客多,每天早上一出车,瞿祥光的心就提起来,一旦遇到下雨大风天,更是担心得饭也吃不下。除了担心安全问题,搞不到汽油也是非常大的困难。在那个计划经济的时代,就是求爷爷告奶奶也不一定买到油。还是县计经委的郑元远同志关照,帮他调配了一些汽油以解燃眉之急。


市场一旦开了口,商业嗅觉灵敏的虹桥人马上各展其长,投身商海。一些群众来问,有货物要送外地,能不能代送,按趟算钱。瞿祥光其实早就看到了这个商机,他一边处理客运的繁琐事务,一边不忘去考增驾。当他拿到驾照的时候,马上花1.2万元添置了一辆货车,是跃进牌南京“卡司”。


瞿祥光开着这辆货车,开始往杭州、上海、南京等地运货了,按照路程收费,利润也是可观的,如去一趟上海两天一夜收费600元,利润可达400元。


等跃进“卡司”车赚回成本后,瞿祥光又投资3.8万元买了辆3吨位的尼桑货车,这是他的第三辆车。买尼桑货车的时候,乐清的运输市场已风起云涌,各路能人带着各种资本进入这个市场,来分运输业这碗大羹。瞿祥光的“东风”客车,由于线路改进,经有关部门重新审批,停开了虹桥至港头线路,专走杭州专线。


多年的路上奔波,虽然让瞿祥光赚取一些钱,但他的健康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1989年,瞿祥光因身体透支,实在吃不消运输带来的负荷,他最后将车子转卖,退出了营运市场,回到了村里。



瞿祥光的后来事

从瞿祥光开始到退出营运市场的五年时光里,虹桥乃至乐清的营运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据《虹桥镇志》记载,到了1988年底,虹桥镇有大客车24辆,加上各乡在虹桥镇营运的大客车,共有59辆;虹桥镇有面包车7辆,加上各乡在虹桥镇营运的,共有33辆,机动三轮车2辆。货运车方面,虹桥镇有载重汽车51辆,加上各乡在虹桥镇营运的,共有56辆;大型拖拉机2辆,手扶拖拉机34辆。随着车辆的增多,1987年虹桥出现汽车修配厂,货运机构应运而生,仅1988年就有9家,其中不乏私人集资共建。


据介绍,虹桥客运中心客流业务高峰期在2007、2008年前后,2008年客流量75.52万人次,其中长途23.51万人次,短途52.01万人次,当时进站发班班线约120条,日发班180多班次,折算到日客流量约2069人次/天。


作为温州个体营运第一人,瞿祥光的理想并没有彻底实现。当初他想着平稳发展车队,安全行车到退休,然后买上几辆小轿车,成立一个小型的汽车租赁公司。但现实的情况是,这位有着40年驾龄的老司机却不能再开车了,原因是驾照年审过期了。他去车管所了解了情况,嫌补办麻烦,就不办了。


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,瞿祥光既是最早的受益者,也是接受市场考验最多的经营者。他们挖到了第一桶金,也见证了经济市场的无情铁律。老瞿看电视的时候,喜欢一句台词叫“一生襟抱未曾开”。那是崔珏哭李商隐的诗句,用李商隐自己的诗句来说,那是“书被催成墨未干”。


他并不遗憾,以前开车是为了提高生活水平,现在退下来了就该享受,让子女开车他坐车。现在他虽然没有自己的汽车租赁公司,但他家的车也不少,他的孩子秉承他的优良品格,如今事业有成,家里宝马、本田等等德系和日系的轿车有好几辆。



老车牌小资料

瞿祥光依稀记得那辆“东风”车牌号是1033291。这个车牌照和今天牌照序号完全不同,如果按照当时国内车牌管理条例来看,牌照号是正确的。自1961年开始,数字开头的汽车号牌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发放,号牌前两位数字代表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,第三位数字代表地区。“浙江省的代号是‘10’,温州代码是‘3’。”据资料显示,103××××的汽车牌照一直使用到上世纪80年代末。而瞿祥光记忆中的车牌后四位“3291”,表示他的“东风”客车是当时温州市的第3291辆汽车。


来源:乐清日报(中国乐清网)全媒体 记者 陈靖之 王常权 陈海燕
原标题《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| 书被催成墨未干,记温州首个个体客运户瞿祥光》

发帖
6
金币
8
威望
0
打卡
今日未打卡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08-11
666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文明虹桥,绿色网络,请注意文明发帖!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