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5433阅读
  • 0回复

[虹桥民生]芙蓉山村惊现贩毒“微商”,幕后毒枭竟是温州餐厅老板、贵州创业青年楷模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475
金币
3182
威望
9
打卡
今日未打卡
去年8月初,乐清警方发现本地瘾君子圈里出现神秘卖家,谁也不知道他是谁,他的微信没头像,昵称是个表情符号。


此案被公安部列为目标案件。


乐清警方历经8个多月,最终揭开了神秘卖家的面目,还揪出了幕后毒枭,打掉了隐藏在乐清的特大贩毒团伙,斩断了贵州到乐清的贩毒通道,共抓捕32名贩毒嫌疑人,60名吸毒人员,当场缴获2.02公斤高纯度海洛因。




神秘卖家凌晨埋毒品

8月初的一天,瘾君子老张(化名)被抓。



老张交代说自己是从微信上跟人买的海洛因,因为手上钱少,他每次买300元左右,他从没见过这个卖毒品的“微商”。

他们彼此之间仿佛形成一种“潜规则”,彼此交流很简单,“东西有吗?”,“有”,像暗号接头,大家却心知肚明。


每次,等老张付钱后,对方会在微信上发来藏毒品的照片,有时在路边上的草丛里,有时在垃圾桶边上……因为埋得比较深,每次,老张要带上小铁锹把藏好的毒品挖出来。
  
这个神秘卖家是谁?


这些年,乐清警方密集性打击,本地地下毒品市场被严重挤压,毒品价格也开始暴涨,一克海洛因,2000元左右还买不到。


乐清市公安局局领导十分重视,抽调禁毒等部门的精干力量,迅速展开调查。


几路民警跟踪追击,“如影随形,吃睡同步”,一天、两天,一周、两周……终于摸清了神秘卖家的底细,这个贩毒“微商”其实是个“三人组”,三人都是90后,乐清芙蓉镇长徼村人,黄某某负责微信联系,另外两个同伙鲍某某、黄某则负责送货,“他们选好隐蔽的地点,在凌晨把毒品用‘埋地雷’的方式埋好,然后等买毒的人来取”,乐清市公安局禁毒大队陈副大队长说。
  
偏僻小山村惊现贩毒“微商”

随着调查深入,警方发现贩毒的“微商”,并不止这“三人组”,和“三人组”一样,他们也是通过微信贩毒,而且手上的货也很充足。



警方还发现了一个现象:涉嫌贩毒的他们都来自乐清芙蓉镇长徼村。


长徼村在北雁荡山脚,是个千人小山村,以黄姓人居多。

走进小山村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,这里曾是明、清之际的思想家、历史学家黄宗羲隐蔽之地,两侧山峰南北两侧嶂壁夹峙,高耸入云。


偏僻山村的人怎么会接触到毒品?他们的毒品又来自哪里?


温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、乐清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组成专案组展开进一步调查。

这时,警方发现,他们把微信上的买卖停了,“他们把微信头像变成黑的,表示没货了”,而人也像人间蒸发一样。


涉毒的案子,调查起来和破命案不一样,毒贩无论大小都很狡猾,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躲起来,而且往往出门身上还带刀等,但抓毒贩必须抓现行,所以抓捕时机很重要。

“我们不信就查不出来”,今年年初,新一轮的侦查展开,“用大数据进行各种信息碰撞,最终发现了一张贩毒网络”,乐清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张大队长说。

像哥德巴赫猜想一样破译一串乱码

警方发现,这些贩毒微商的货来自一个姓黄的乐清本地人。



黄某,40多岁,老家也是长徼村人,“他们住得近,也不用专门联系,只要串个门就可以”,乐清市公安局禁毒大队陈副大队长说。

黄某把货分销给同村的毒贩,这些毒贩再进行二次分销,而黄某的货来自贵州。
  
事实上,揭开这张贩毒网络,是件很烧脑的事,陈副大队长形容“像做奥数题一样”。

调查中,警方发现了一串奇怪的数字,19个数字,看着不像是银行卡号,也不像是身份证号,倒像是一串乱码。


像“哥德巴赫猜想”一样,办案民警把这串数字拆分,分解,分析这可能是银行账号,“一般,同一个银行卡号的开头数字都是统一的”,他们最终破译了这串“密码”。


原来这是毒贩交易的“数字游戏”,“他们每次交易会用新的银行卡,在真正的卡号数字上加几个数或者减几个数”,办案民警去银行调取大量监控,最终印证了这一“猜想”。


同时,警方还发现黄某曾多次去贵州六盘水,和一个在当地开农家乐的老板杨某交往甚密。


3月21日,公安部将此案列为目标案件。

幕后毒枭是他

“怎么是他!” 专案组先后三次去贵州六盘水展开调查,一听杨某名字,连六盘水的民警也觉得震惊。在当地警方的支持下,杨某这个人的底细也被摸清了。



杨某,在六盘水当地也算是有名人物,是当地的创业青年代表,上过当地报纸,除了农家乐,他还有农业合作社等产业。

从调查看,杨某是幕后毒枭。每次交易,他自己不露面,在幕后遥控指挥,让马仔帮助运货。
  
每次交易前,他会先到温州,和黄某约在马路上见面谈交易细节,“找一个十字路口,两边都可以看到”,办案民警说,“他们反侦查意识很强”,这么做是想观察自己有没有人被警察跟踪,而且他们每次交易都会用新的手机号码,交易完就扔掉……


谈妥后,杨某让马仔从温州出发到六盘水,然后他让做汽车修理工的同学把汽车后备箱拆开,把毒品藏到里面,然后由马仔再送到温州。

跟踪运毒车3个多小时

6月19日凌晨,警方发现杨某的手下开车去六盘水,推断将有毒品交易,估计他们到乐清时间大约是在6月22日下午两三点,警方立即布置抓捕计划。



经过分析研判,警方在7个出口部署警力,同时又派出两辆侦查车跟踪运毒车。


两辆侦查车上的民警守在衢州高速服务区,紧盯着高速公路上疾驰而过的车,当运毒车出现,他们跟了上去。


运毒车也很警惕,“它一会变道,一会提速,一会减速,就是想看后面有没车跟着”,道高一尺,民警识破他们的诡计,在车流中,他们不紧不慢,与运毒车保持着距离,但“一切都在我们视线中”。


3个多小时后,进入温州境内,距离娄桥高速口还有500多米时,没想,运毒车在高速右道和闸道口的分流道上停了下来。


后面紧跟的侦查车差点撞上去,两辆车相隔仅3米,静止不动。


侦查车里的4个民警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,屏住了呼吸,“想过提前抓捕,冲下车抓人”,民警准备充分,“破窗器、辣椒水、手枪等我们都带了”。


运毒车稍作停顿后,又继续往前开了,“他们后来交代说当时开错了,想倒回去”。


在下一个高速口,运毒车驶进匝道,两辆侦查车一前一后将它夹击包围。


正是车流高峰期,追捕运毒车时,最怕出意外,冲过来的民警们包抄了运毒车,用破窗器将运毒车窗户敲碎,几把手枪对准他们……


两个运毒的嫌疑人哪见过这阵势,愣住了。


警方从车后备箱里搜出2包被包裹封好的海洛因,打开一看,上面还印着“999”和 “AAA”字样,经鉴是高纯度的海洛因。





与此同时,其他乐清各地收网行动也同时展开。杨某等人相继落网。


  

毒枭杨某的故事

杨某开的农家乐,在大众点评上评分还很高,网友评价说老板人很好,还配了他在厨房忙碌的照片。




他又是怎么走上贩毒道路的呢?记者在看守所见到了他。

杨某自小家境不好,有四个兄弟姐妹,他虽然读书不多,但人很聪明。


1995年,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出外打工,他和老婆到了温州,在一家灯具厂做了两年,后来去皮鞋厂打工,做后处理工序。


“1998年,我工资就有七八千到一万元”,温州鞋厂多,那时候,鞋厂生意也好,杨某很快掌握了后处理工序这门技术,干活又勤快,工厂老板提拔他当车间主任,后来还让他当生产部经理。


在鞋厂打工时,杨某也有了一些人脉,2007年,他开了家鞋包加工厂,交给老婆去管,他自己留在厂里,同时又做鞋子后处理工序中要用到的化工原料生意,因为“价格便宜又有技术”,很多鞋厂都愿意和他合作,赚了点钱后,“开始想回家了,村里也鼓励我们回家创业”,2010年,他和老婆回到老家。


回老家后,杨某开了酒厂,他想把黄酒引入贵州,酿黄酒技术也是在温州学的,“我比较喜欢喝酒,经常去买酒”,一来二去,他在娄桥认识了温州当地一个酿酒师傅,跟他学了酿造女儿红的技艺。


杨某开发出了一个新品种,高度黄酒,他琢磨着当地人一般喝高度白酒,这种黄酒会在当地受欢迎,他给自己的酒取名:“天边苗人”,每天产量在几百斤左右,但因为没有系统性包装营销,酒厂最后关了。


杨某心思活,闲不住,开酒厂同时,他还办农业合作社,和人一起做电力施工工程,还开农家乐,他是当地第一个做柴火鸡火锅的人,“就我这家最好吃”,说到这,杨某得意地笑了笑。


今年3月,小舅子找他合伙,他们又在温州瓯北开了羊肉粉店,在被抓前,还刚刚盘下了一个新店面,准备开大排档。

杨某有5个子女,四个女儿一个儿子,女儿都考上了大学,还都是名校,儿子学习成绩也不错,“我女儿高考考了600多分”,说起女儿,杨某语气中有些自豪,这些年,他和老婆在外闯荡,孩子放在老家,由外婆带,“她们学习,我们从来不管,我自己也只有小学毕业,也不懂,都是她们自己要强”,说着又深深叹口气,“我影响到她们了,她们以后可能不能考公务员了……”

他说,自己贩毒是因为之前做生意贷款欠了几十万元,农家乐生意勉强供孩子上学给生活费,他想赚钱,“没想到把自己给赚进来了”。
  
杨家兄弟姐妹中,他曾最有出息,也曾是当地农村青年创业楷模,一度让80多岁的父亲和家族都很骄傲,说起父亲,他把头埋进手心,轻声地抽泣起来。


目前,杨某等人已提请检察院批捕。


来源:乐清公安 通讯员  卢丛  谷泽远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
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请勿回复纯表情、纯引用或者重复的内容,删除将被扣3个金币!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