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5893阅读
  • 0回复

女子屡陷网络骗局跳河求借钱 男友耗尽积蓄先救人再分手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4782
金币
7130
威望
0
打卡
今日未打卡
  温州网讯 “我奋斗20多年攒下的钱都给你了,不用你还,只求你别再联系我。”看了刚从河里救上来的女友最后一眼,他掏出手机当面删除了她所有联系方式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和他一起下河救人的民警说,这男的是个“情种”。
  昨天,瓯海警方通报了这起案例,这名女子因经不住诱惑点击不明链接,在诈骗分子编织的暴富迷梦中逐渐沉沦,把自己和男友的未来也输了个精光。
  女子自拍跳河视频
  发给男友求借巨款
  上月初,正在上班路上的阿诚收到女友秀珠的一条微信,打开一看,秀珠正走向河道,自称想寻死(应警方要求,涉案的男女均用化名)。
  “又没钱了?”阿诚叹了口气,马上去找秀珠。
  那条河就在瓯海梧田月落垟,他们不止一次经过。
  一看到阿诚,秀珠就哀求道,她被骗子骗走很多钱,欠下几十万元信用卡卡债,这个世界能帮她的人只有他了,如果他不肯借钱,她只能离开这个世界。
  阿诚好说歹说,秀珠才答应跟他回家商量。
  以往,只要秀珠开口,无论借多少钱,阿诚都能马上拿出来,还从没让她还过。
  可这次,阿诚告诉她,自己很爱她,想跟她结婚,但所有积蓄已拿出来帮她还债,实在拿不出更多的钱。
  秀珠说他骗人,几个小时后,再次来到河道边说要跳河。看到女友的情绪特别激动,阿诚很怕她做傻事,选择了报警。
  梧田派出所民警接警后,立即赶到现场。当时,秀珠已经快走到河中央,民警见状,衣服都来不及脱,马上跳河游向她。
  民警和阿诚联手,一起把秀珠救上岸。
  那天,温州迎来一场大降温,下河的民警感冒发烧,因为救援及时,秀珠平安无事。
  接连点击不明链接
  她被骗得负债累累
  回到派出所后,民警给秀珠做起笔录。他们发现,秀珠在跳河8个月前就来过所里。
  当时,秀珠自称遭受网络诈骗,损失26.9万余元。
  她说,自己是湖北人,在市区一家洗车公司上班,浏览网页时看到一个“小投资高收益”的链接,她点开后,被里面的财富故事深深吸引。“在家点点手机,一个月就能赚20万元!”秀珠根据网页推荐,加了几个“投资老师”的微信,还被拉入几个“投资微信群”,初中都没毕业的她下载了一个投资APP,跟着“资深投资家”们做起炒卖黄金的生意。
  起初,她小赚了一点,这让她对“投资老师”们的话深信不疑,不停地往APP里充值,积蓄没多久就输完了。在“投资老师”与“投资客”们的鼓励下,秀珠以为自己只是运气不好、经验不足,继续加大筹码,通过信用卡贷款充值。
  结果,从2018年3月份到4月份,她至少亏了26.9万余元。
  直到这时,秀珠才醒悟过来。
  经办民警安慰了她好久,让她尽可能提供更多线索,他们会尽力调查。
  没想到,两个月后,秀珠又被手机里一条不明链接吸引,进入一个“博彩网站”。她这次的“导师”也宣称,能让她在家里赚大钱。
  跟前一个骗局一样,秀珠起初尝了点甜头,接下来就是输多赢少,再次用信用卡贷来的22万余元全赔了进去。
  男友拿出所有积蓄
  心寒不知悔改的她
  听了民警与秀珠的对答,阿诚面色逐渐凝重。
  他说,秀珠欠的钱都是他还的。
  阿诚和秀珠是湖北同个县的老乡,他们都在温州打拼多年,去年年初才认识。
  阿诚今年40多岁,至今未婚,他觉得同样40多岁的秀珠比较合适,就对她展开追求。
  “秀珠离过婚,还有个没成家的儿子,但我不在乎,只要她能跟我好好过日子就行。”阿诚文化程度不高,在温州的这20多年,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,最忙的时候,同时要打三份工,好不容易学了点技术,日子才稍稍安稳起来。
  他没谈过恋爱,对秀珠有求必应,这也酿成了日后的悲剧。
  秀珠第一次受骗后,把遭遇全部告诉了阿诚,还向他借钱。“信用卡的钱不还,以后的影响很大的,我还有30万元,你都拿去。”阿诚没告诉秀珠,加上她之前因“父母要做手术”借的10万元,这40万元已经是他所有的积蓄,可以说是他的买房款和老婆本。
  可秀珠瞒着他,沉迷网络博彩,又输了22万元。
  面对秀珠再次求助,阿诚说自己心寒了,“我省吃俭用、吃苦受累了20年,她不到一年就全给我折腾光了”。
  私挪洗车行营业额
  男友当场提出分手
  民警提出怀疑,“秀珠真的把钱用来给父母做手术?她借走的钱真的全用来还债?这里面会不会有猫腻?”
  看着面露难色的秀珠,阿诚摇了摇头,他说,他不想追究什么,那40万元就当是送给秀珠的好了。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秀珠受骗的事还没交代清楚,她的同事却闻讯赶到梧田派出所。
  “我们听说秀珠要跳河自杀,就查了查她管的账目,发现她私自挪用了3万多元的营业额。”秀珠的同事说,老板很生气,他们那么信任秀珠,甚至让她去收钱,可她竟“中饱私囊”,赚这3万多元,不知道要洗多少辆车。
  秀珠低头一言不发。因为这事属于职务侵占不归公安机关管辖,受害的洗车行决定向法院起诉秀珠。
  阿诚对秀珠绝望了,信任是相处的底线,他掏出手机当场删除秀珠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  “从今以后,我们不要再见面了。”阿诚留下秀珠,转身走出派出所大门。
  目前,瓯海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秀珠交代的情况。
  来源:温州晚报
  记者:叶雄伟/文 通讯员 陈秀芹/供图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