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帖子
  • 日志
  • 用户
  • 版块
  • 群组
帖子
  • 1490阅读
  • 0回复

[周边民情]为了上海一套房,她们母女反目、姐妹结仇!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470
金币
3259
威望
9
打卡
今日未打卡
家住扬州头桥的杨大姐,作为弟媳妇,到姑子家为了婆婆的赡养问题,本想着好好协商协商的,但结果双方各说各的理,无法达成一致,闹得不欢而散。后来,杨大姐的婆婆薛老太找到了我们电视台,有话要跟我们说说。


薛老太:就为跟她要老房子,她说回家看我的,都不看我了,半年来一次。
薛老太说,自己生育了三个姑娘,一个儿子,这个当中,就属小女儿最不孝顺。


一套房子惹的祸
别看薛老太把小女儿一顿数落,其实本来她们母女关系挺好的,闹僵了是因为上海这套小房子。


薛老太:我丈夫的干爹,送给丈夫的(后来怎么到你家姑娘手上的呢?),顶替的,刚才不是说了嘛,一个户口先迁回头桥,一个户口迁上去,在丈夫这里。
从薛老太的口中,我们记者了解到,这套房子原本是属于丈夫的,之后小女儿顶替丈夫去了上海,户头就变成了姑娘的。十多年前,丈夫没去世之前,就跟小女儿闹别扭,要拿回来。经过调解,家里也达成了协议。
弟媳妇杨大姐:写了一个纸笔,就是拿一个户口出来,先说给其他姊妹三个分,婆婆说不行,也是我家女儿,我是媳妇没意见,你家东西你家分,拿一个户口出来四个子女分,但是有见证人,当时我就说了,你家姑娘这两天不来,她说我们闹过别扭了,两个人逗嘴不来了,要房子坚决不来,我说你把我这个纸笔拿过去,找你家女儿,就说我说的,这个纸笔不要了,钱也不要了,你就还给我,你在到我家里来, 帮忙服侍老人。


第一次谈的纸笔,由老太还给小女儿,后来丈夫去世了,两年前对这个房子又经过调解,由小女儿给十五万养老,老妈妈钱没拿到,弟媳妇反而听到了一些话。
杨大姐:我们在一个厂里上班,大家认识她,也认识我,大家同事看到了就说,你家婆婆这次发了财了,拆了几百万呢,我说你怎么知道的啊,她说她家亲家说的,她说你不是拿到钱了嘛,我说我拿什么钱啊,我一分钱没拿到。
杨大姐:受委托来协商
听到这个话,杨大姐就回去跟老公说了。她家老公就要去姐姐家对峙,被老妈妈拦下来了,薛老太就跟媳妇杨大姐说了,你去我家小女儿门上问问情况,好好协商。于是就发生了五月六号,杨大姐上门这一说。杨大姐表示,自己并没有撂挑子,只是受老太的委托,上来谈事情的。现在为了这个房子的事情,大家都闹得不开心,薛老太和杨大姐也向我们记者表明自己的态度。


薛老太:我还住在儿子这里,你把三十五万给我,我跟你了结了,就是上海房子要三十五万,其他什么都算了(这个三十五万你怎么用呢?),我自己用(还是贴给其他子女呢?), 我自己用,我不贴,自己养老,我自己吃吃喝喝,以后就跟她断了!
杨大姐:我儿子不想(老奶奶的三十五万怎么分配),跟我没关系,老人由我来赡养。
杨大姐是个儿媳妇,但说话落地有声,按理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,薛老太为何和小女儿闹成这样呢?记者也跟着老太找到了小女儿家里。
母女难相见
不管薛老太怎么敲门,姑娘女婿都没开门,老太看到这一幕,不晓得多着急呢,又是磕头又是哭的,一阵子激动。




薛老头:我养女儿,养到这种好女儿,我八十四岁了,你们做做好事,帮我们说说公道话,我被关在外边,进不了门啊!
后来老太的小女儿也报警了,民警过来之后,她家也表示,不能在家里谈,要谈到派出所去。过了一会,他们都到齐了,小女儿对于老妈妈也是一肚子的意见。




小女婿:当时老太说住不下去了,就跟大女儿说,要住出去,死都要住出去,就跟她(小女儿)联系,一些费用我先垫付,在外面买家电,一些费用我代付,老太太愿意呢,这又反悔了。小女儿和大女儿是对老太最好的,你们可以去打听,老太爷瘫痪了,我服侍两年,洗澡全是她,你妈妈不是这样说的,她被儿子洗脑了。
房子只是公租房
对关于上海的房子,小女儿说,并不是如老妈妈说的那样,房是爸爸的,是己顶职去了上海,承租下来的。


小女婿:公租房,就是你租你给房租,他户口迁出来,她迁进去,当时谁能想到,三十年后是这样呢,你户口迁走,她迁上来,她承租,你跟我要点钱,不要紧,但是你不能说这就是我家的,你不给不行,要钱可以,我们也说毕竟沾了爸爸的光 到上海去的,我们现在拆迁了,我们给你养老的钱,反正你们的态度就是跟她走法律程序。
小女儿说,目前房子还没拆迁,本来就打算给十五万给老妈妈养老的,但是现在经不住三番五次的推翻闹腾,所以也打算走法律途径。


小女婿:我现在准备材料,到法院去确权,这个到底是谁的,我可以给你,但不是说这个我家的,是我家给你的,这是两码事,你既然这样讲了,我可以把她儿子录音给你听,你不给我钱了,老太太到你家喝药水,到你家上吊,到你家干嘛,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赡养再谈,赡养谈四分之一的责任,给多少钱一个月。
调解室内又闹纠纷
在调解室的薛老太,听到小女儿不承认这个房产是丈夫的,立马就冲出来了,追着小女儿要三十五万。


小女婿:警察在这,你要拿三十五万,一个你起诉我去,我起诉你,我确权,警察也来了,现在她妈跟她要钱,是她把老太太带回去,还是我把老太太带回去,我们也要生活(家人都是你们的老人),她现在跟我要钱,跟我闹。
薛老太:她现在三十五万不给,我就去她家,靠着她。
不给钱,今天薛老太就要跟小女儿回家,小女儿表示,这个肯定不行,谈事归谈事,老妈妈到回了家,就不得安宁了。拔腿就走人,老妈妈就追着小女儿后面,一个激动,睡倒在地上。这个天气的中午,温度非常的高,八十四岁的老太太睡在地上,弄出毛病出来,不得了啊!民警上前劝说老太太,到了派出所就是协调问题的,躺下来也解决不了。老太太前脚才爬起来,后脚一激动,上去就给了小女儿一一巴掌......


小女婿:妈妈能打女儿?你法盲啊,妈妈就能打女儿,我为什么不能打啊,人权你不知道啊 ,我不会打你,我不会无赖,你养她就要打她嘛?
小女儿:妈妈是你的棋子,你叫她去哪疯就去哪(我不是棋子,我把你看透了!)。
互相冷静再协商
一家人,在派出所里面,又是吵又是拽的,一度要撸袖子干架。民警只好把他们双方都分开,了解了各自的意愿和诉求,让他们都先回去冷静,再约时间。


蒋王派出所民警吴浪:我们律师也有,国家二级咨询师也有,不管哪方面,都可以从法律角度也好,家庭观念、道德观念反正方方面面,各个角度做工作,主要以小女儿这边,把她工作做通了,一些都好说。
薛老太的意思是,自己住在城里不习惯,要回头桥,不能在城里耽误太长的时间。民警也给了他们一个准信。
民警吴浪:陈老板,礼拜四之前我肯定约你们,你先在这边住两天。
杨大姐:老太太就跟我回家,我求求你。
薛老太这边劝说通了,民警又回过头来,找到小女儿这一方,告诉他们,大家都要拿出一个诚意来谈事情,毕竟关起门来是一家,不管怎么说,薛老太都是妈妈,母女哪有隔夜仇。


民警吴浪:在事情没谈好之前,谈崩之前,不要谈事的时候,动不动打官司,不管家里有什么矛盾,听你们讲的话,也不是像有的家庭那样,有深仇大恨,你们就本着解决你妈妈的事情,不要管其他兄弟姐妹这些,他们说什么,都不要说睬他们了 也没有意义。
原本约的是周本三的上午,民警找了驻所的律师来帮忙协调,但是薛老太那一方爽约了,也不知道其中到底什么原因。
清官难断家务事,你们本来都是一家人,就为这个房子的事情,闹得母女不和、姐妹反目,实在不值得。这件事情,其实也好协调,找个中间人坐下来,谈好了,做个纸笔,有个公证,毕竟都没说不赡养老人,当真为了钱,就把几十年的亲情买断了?


编辑:XX
来源:扬州广电独家
1条评分金币+1
预备明天 金币 +1 - 前天 05:08
 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请勿回复纯表情、纯引用或者重复的内容,删除将被扣3个金币!
 
上一个 下一个